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如果岁月可溯洄第五十八章

通过adminqw17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如果岁月可溯洄第五十八章

  如果岁月可溯洄

  说明一下,本人不拆CP,不接受反驳,喜欢就点赞,不喜欢就×掉!

  旭凤CP锦觅=鸟花

  润玉CP邝露=玉露

  

  《第五十八章》

  看着白茸决绝的准备离去,锦觅直接扑了上去,并抱住她的腿,拼命的摇着头,泪如雨下,“不,不是的,长芳主你听我说,真的,真不是的…,我不是…,我没有…,长,长芳主,”锦觅说话语无伦次,连她都不知道此刻是在想证明什么!“在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改的,真的,真…,长芳主,你是最疼我的,长…,”

  “你给我松开,”庆云上前掰开了锦觅的手,将她一把推开,“少在这里装可怜,我家姑姑们最可怜的时候,都是你害的!你幸福的时候几时记得过我们?你代表我们加入魔界阵营,陷我们整个花界花精于不义!现如今落魄了,知道我们能给你撑腰了!滚,哪远滚哪里!”

  “谁允许你这小蹄子说话了?”锦觅厌恶透了庆云,她双手对着庆云一阵乱打乱挥,“我家的事几时轮到你插嘴!要滚也是你…,”

  锦觅最后一字还未说出口,她就被白茸踹开,还将庆云护在身后,对她大骂一声,“要闭嘴的是你!”

  锦觅被白茸的带着怒气的声音吓的一哆嗦,她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涌出,哗啦啦的顺着脸颊往下掉,整个人啜泣个不停,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当初不顾我们阻拦要跟旭凤来往的是你!”

  “私下跟旭凤授受灵修的还是你!”

  “水神洛霖和风神临秀为了退婚只为成全你的心意!导致身死还是为了你!”

  “事后要嫁给润玉的是你!”https://www.qwh168.com/

  “在九霄云殿杀旭凤是你!”

  “事后要救活旭凤的还是你!”

  “我们对你视若己出,虽未教过你做神道理,也未教过你礼义廉耻,可也没有教过你与人灵修!你一句为了爱情,就代表着花界、水族、风族加入魔界,跟魔界为伍,却对我们生死存亡不管不顾!”

  “润玉都能为了他那从未见过一面,有过任何交情的洞庭水族出头,甚至不惜跟太微荼姚割裂,也要站在他们的对立面,强行抗下三万雷电火刑!而你呢,只是让你证明一下,你在意我们而已,仅此而已啊!我们只是需要你,让你跟司花仙子小山谈条件,让我们可以在花界生活的宽宥一点,就这一点而已!”

  “这些年,我自贬下界,独自修行,终于悟懂天道,修得仙身,飞升天界!我以为,我不来见你,我对你的怨恨会随着时间渐渐消散!我以为,我都已经忘记了你的样子,甚至忘记了你当初在花界时的一举一动,我以为我能平静的接受你先抛弃我们的事实!”

  “事实上,我做不到!如果当初是花界已经到了存亡之际,你不回来也是我们所希望的,你即使在花界,我们也会将你送走!可你不回来,只是为了爱情!”

  “罢了,锦觅,当年梓芬的恩情,我们还清了!”

  “从此,我们之间,桥归桥,路归路!”

  白茸说话时的语气,从刚开始的情绪激动,到后来时的逐渐平淡,甚至,白茸不像是在说自己,更像是说一段往事,更或者是别人的往事,她话说完,便庆云便化作一道青烟,待青烟散去,她们早已离去了。

  锦觅此时早已脱力,曾经她以为受尽委屈,却原来长芳主们比她更委屈!

  以前锦觅总认为,无论重来多少回,她都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以前锦觅认为,是润玉高压长芳主们,让她们不来看她,却原来,真相竟然是自己!

  以前锦觅以为,是长芳主们忘了娘亲对她们的嘱托,却原来是自己透支了这一切!https://www.qwh168.com/

  以前锦觅理所应当的享受着长芳主们对她的庇护,却原来,这份庇护,也是需要反哺回去的!

  锦觅坐在地上,许久伸出手掌,掌心里是一瓣白色牡丹的花瓣,花瓣上隐隐有力量波动。

  她认得出,那是记忆之境。

  锦觅将记忆之境放到嘴边,轻轻一吻,那记忆之境在锦觅脑海中,如画卷般展开,当年花界发生过的往事一一清晰的浮现在锦觅眼前……

  第一段记忆,润玉身着一身白色朝服,不过从穿着上可以看出,那时的润玉还不是天帝,他找到牡丹长芳主,并告知长芳主们,“觅儿此次下凡历劫,她的陨丹裂了,听闻当初先花神给觅儿服用陨丹,是为了避开万年情劫,不知各位长芳主可有良策?”

  当时在场有七八位长芳主,她们都显得束手无策,就在此时,润玉道:“在下不才,却有修复陨丹之能,如果诸位长芳主信的过在下,修复陨丹可以交由在下,如果诸位长芳主不放心,可以当场做个见证!”

  海棠长芳主似乎不信润玉会如此好心,润玉看出来了,于是又道:“觅儿无情无爱,对在下十分有利,就只是为了得到花界、水族、风族的支持,在下还能害她不成?还有,觅儿心动之人,正是在下的兄弟,当然,如果诸位长芳主认为在下兄弟更合适觅儿,那就当在下没有来过!”

  就这样,润玉得到了当时所有在场长芳主的赞同,并亲眼看着他修复了陨丹后,临行前对长芳主们道:“诸位长芳主,觅儿是在下的未婚妻,那么诸位就是在下的家人了!在下精通星象,能读懂天道,司花仙子有归位之像,诸位要小心了,司花仙子一但归位,觅儿身上的司花之力便会逐渐消失。毕竟天道可不会允许,由它选出来的司花仙子,这个六界还有跟她拥有一样的司花之力!”

  牡丹长芳主似乎很懂润玉所说的意思,而且能一下就信了,语气有些焦急问:“那可怎么办呢?”

  润玉道:“那就要看司花仙子是在何时归位了?”说完转身离去!

  第二段记忆,润玉带天兵天将破开水镜结界,并拿下二十四位长芳主和百位芳主。润玉手持赤霄剑,对着长芳主们道 :“你们即刻派人将水神找回,如果她一日不归,本座便诛灭一株草木,如有她十日不归,本座便诛灭花界十株草木,直到她回来为止!”

  牡丹长芳主气不过,便骂了润玉,润玉持赤霄剑将牡丹长芳主打飞,滑到数丈之外,被身后的芳主挡着,才停了下来。

  润玉道:“花界自混沌初开,六界未划分之前,便一直属于天界,父帝在位时,你们自立一界,他不曾难为过尔等一二。如今今时不同往日,父帝能给与你们,本座也一样能收回!”

  润玉手持赤霄剑,将花界梓芬所布的水镜结界彻底打碎,众芳主全部受伤。

  花界曾经的水镜结界外面,那棵巨大的琪树下,一位女仙穿着一身樱草色云锦衣,她行似春风,相貌清绝,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清雅,气质更是青夷,恬淡,见之忘俗。

  她自称小山,对长芳主和老胡讲了一则故事。

  故事的内容是,从前有个小姑娘,父母双亡,家中积累巨大财富,可父母双亡前立有遗嘱,她只有嫁个一个人,才能继承所有家产。小姑娘听了即高兴,又难过!因为她已经心有所属,也因此,小姑娘的未婚夫就她说,只要你肯嫁给我,我便绝不碰你,等你继承了所有财产,然后咱们再和离,可她喜欢的人非常的出类拔萃,性格孤傲,眼里容不得瑕疵。所以小姑娘非常犹豫,因为养大她的家人都很看好这个办法,这样她即可以继承一切,还可以拥有爱情,可爱人却不允许,因为如果她嫁人后再和离,就不完美了,而她要做爱人心中最完美的那个。

  老胡和众长芳主都听懂了,锦觅和润玉之间的婚约,就是遗嘱,不遵守遗嘱的回失去一切,只要锦觅肯配合润玉将婚约进行下去,等没有了上神之誓,锦觅如果还爱着旭凤,那润玉便会跟锦觅和离。

  于是老胡受所有长芳主之托,前往魔界。

  第三段记忆,花界长芳主们知道了小山便是司花仙子,润玉登基不久便将花界交由她打理。之前锦觅自大婚当日昏迷三年未醒,花界也一直由小山打理。可小山从未来到过百花宫,从来都只是派人前来,众芳主都不认得司花仙子小山的样子。

  海棠脾气素来急躁,一知道小山便是接管花界的司花仙子,立刻跳了起来道:“你来百花宫做什么?我们家少主还没有回来,你这就迫不及待的来此,别以为本芳主看不出你的狼子野心!”

  小山笑道:“狼子野心?谢谢夸奖!不过,想来魔界离花界也不算太远,你确定你家那位眼里只有爱情的少主,会为了你们的贱命回来?此番可已经是第三日了,本仙想问一句,海棠芳主,你打算捐出哪三家的颈上人头!”

  此言一出,花界百位芳主一片哗然,胆小的都开始低声啜泣起来。

  海棠咬咬嘴唇,狠狠道:“润玉他敢?”

  小山歪头问道:“你是想拿这里芳主的命来赌一把?看看陛下得杀多少以后,你们的少主才会回来?”

  小山回头看向刑镰,示意一下,立刻便有天兵出列,随机抓走三位芳主,不肯配合的直接被打成重伤。

  这下子可把站在三位被抓走身边的芳主,吓的哇哇大叫,一时间,哭泣的声音起此彼伏,连海棠的脸上都惨白如纸,其她长芳主就更别提了。这里最有主意的牡丹长芳主,冷汗都顺着鬓角流了下来。

  润玉此时都已经面如白灰,虽勉力支撑,可终究快要撑不下去了。

  这时,司花仙子小山开口走到了润玉身旁:“兄长,您看,当初您将百花宫交由我来打理,甚至还将花界赐给我作为封地。若我直接拿着您的圣旨来接管,结果最差也就是这个样子,您如今在场花界一众花精尚且不服管教,等您离开了,估计能对我拔剑相向,发生一场或者数场暴动也是极有可能的!”

  “山妹有何打算?”润玉说话并无甚力气,可还是非常配合问道。“兄长都全力支持,即使……,”润玉本打算说,即使要屠灭整个花界,我也全力支持你。

  可润玉的话未说完,小山便笑着开口,成功截下润玉即将说出口的狠话,“有兄长这番话,小山便心满意足了!”

  小山说罢,一拂袖,往主君位置上一站,面向花界众芳主而立,扬声道:“比拳头,花界所有花精加起来,无论是车轮战还是一哄而上,我都不放到眼里,然…,”可她端庄清绝至极的模样说出的话,是相当的拉仇恨:“要让你们心服口服,自然是要拿出真本事,比较个输赢高下才是正理,要不然,天界众仙家神官会说我堂堂一位上神,却只会欺负一群花精。”

  小山的话,很明显是花界长芳主们最想听到的,她们一直想约司花仙子来花界比个高低,只要司花仙子输了,那她就得灰溜溜的滚蛋,什么天帝的圣旨,都不过是废纸一张而已!

  看着一众芳主面露喜色的样子,小山双臂自然打开,目光一一扫过花界百位芳主,二十四位长芳主,最后落到牡丹长芳主身上,她清幽绝妙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场对决一共三轮,题目任你们出,拿出你们最擅长的,比什么都行。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赢了得到一切,输了失去一切,如不肯滚蛋…,”

  身后高坐的润玉忽然以袖掩面轻咳一声,低声道:“…山妹,注意言词…”

  适才清幽绝妙,还霸气外漏的司花仙子小山,瞬间变了一个模样,乖巧可爱的向润玉福了福身子,浅浅一礼:“兄长教训的极是……”

  下一秒一个华丽且霸道的转身,又露出她清绝至极的容颜,继续道:“如果输了还不肯离开,那就要乖乖伏低做小!我可不是陛下,与尔等也无丝毫情分,到时候就别怪本仙无情!”

  海棠顶着小山所带来的威压,勉力开口嘲讽:“谁输谁赢谁滚蛋还不知道是谁呢!”

  小山目光落到海棠身上,海棠立刻住嘴,小山嘴角一扬,道:“海棠长芳主所说没错!看来诸位是没有异议了!那就全体立誓吧!”

  牡丹长芳主心里有些慌,她看着花界内所有芳主脸上不言而喻的笑,“司花仙子,全体立誓我看就免了吧!我统管百花宫多年,这里我说了算,就由我一人立誓吧!”

  “呵!”小山冷笑一声,“我说牡丹长芳主,你心眼多,自认为聪明,可也别把我们都当傻子!你们的这点小心思,在这里的都心知肚明,就别拿出来晒了!”

  “你,”海棠长芳主刚准备说话,就被牡丹长芳主给拦了下来。

  “看来还识点趣!本仙可不是陛下,可以任由你们拿着我的善良当盾牌,对我捅刀子!到了现在,一帮等死的阶下囚而已,还轮到你们跟本仙谈条件!”

  记忆之境看到如今,锦觅即使不继续看下去,无论过程如何,结局已经注定。如果她不是景洪仙人给她讲的天道论,如果她不是看过那本厚厚的《花经》,估计连她都认为这场赌约,是对长芳主最有利的选择。

  而且锦觅非常肯定长芳主的能力,就算比不过天道所选的司花仙子小山,她们应该也不至于那么容易落败,最重要的是,只比长芳主擅长的……

  锦觅想,牡丹长芳主应该是在等她回来,亲自跟小山对决司花种花能力。所以芳主应该都期待她回来,即使不胜,可好歹是一位可以跟小山一较高下的存在,而她还是天界水神,是花界先花神之女,是水族先水神之女,是风族先风神继女,是天帝的未婚妻,这样的身份加起来,足以让众芳主在花界可以立足,并得到一席之地。

  毕竟跟小山前来的,除了穗九,还有她带来的二十番花信风花仙子,小山就必须考虑她的存在和意见!

  第一场比的是数术,小山这边应战的是一位名曰兰章(兰花)的花仙子,《花经》中配诗曰:婀娜花姿碧叶长,风来难隐谷中香;不因纫取堪为佩,纵使无人亦自芳。

  花界长芳主出的题,出战的是梅花长芳主,她擅长梅花易术、九五数术,锦觅记得,花界中就这位长芳主数术最好,花界的一应账务皆由这位梅花长芳主负责。

  题目由梅花长芳主所出,谁用最短的时间内解答出答案,并说出解答方式,便算胜出……

  逻辑上,梅花长芳主完全可以用自己解答过的题目,可要她完整叙述解题的过程,锦觅就不敢保证了。

  果然,那兰章花仙子的数术简直用超一流来形容,连花界的历年账目看一遍都能算出哪里有问题,哪里有注水,从报账的花精中知道是谁在撒谎……

  第一场比试,历时四天才结束,过程相当精彩绝伦,梅花长芳主毫无悬念的落败了。

  现在的锦觅知道,长芳主们其实是在故意拖延时间,给自己更充实的时间回来,以减少花界的损失。

  这四日中,润玉早已离去,除了控制这里的天兵天将还在。谁也没有提着四日应该谁贡献脑袋一事,看的出来,小山和穗九很在乎润玉,知道润玉没有那狠心,所以也没有提这件事,就是在给当时的自己时间。只要她肯回来,当时说出去的狠话,就当他没有提过。

  第二场比的是医草木,小山这边应战的是一位名唤忍冬(金银花)的花仙子,《花经》中有配诗:有藤名鹭鸶,天生匪人育;金花间银蕊,翠蔓自成簇。

  出题出战的是现在的白茸,当初的花界牡丹长芳主,牡丹长芳主专门选择刁钻难治且命不久矣的罕见花木作为忍冬花仙子的题目。

  因为不是所有草木都有种子的,像这一类罕见的草木就死一株而少一株,出这道题就是为了让忍冬输,因为根本就赢不了。而为了自己不至于赢得太明显,她也挑了一株已经医治很久且颇见成效,却也算罕见草木作为医治对象,这样以来谁也不能说个不字。

  关于牡丹长芳主的能力,锦觅还是非常认同的,在医治花木上非常有一手,自己种植花木的能力非常强,说难听了,那是她继承母亲花神梓芬的天赋,但在医治花木上,就不如牡丹长芳主了。

  第二场润玉还是没来,在场的花仙子也没有点破花界的目的,有两种可能:一、给真的在跟她留时间;二、让花界输得心服口服。

  这第二场的比赛嫁接之法,耗时较长,整整十天的时间才分出胜负……

  那个名曰忍冬的花仙子的能耐不是一般的强,从第一天开始,她仅仅是把那株草木简单的修整一下,灵力养护一下,之后丢那不管了。然后花了两天又寻来一株健康的类似于的草木,将健康草木种到那株快死了的草木旁边,用灵力滋养一番后,便开始修剪枝杈。

  这所谓修剪这一行为,把锦觅和记忆之境的众芳主们都吓了一跳,全部都开始指责忍冬仙子,说她如果没能力就别硬出头等等之类的话。

  忍冬对此根本懒得理会,三下五除二,就把那株快死的草木给肢解了,她无视身边芳主们的冷嘲热讽,依然肢解着手中的花木。锦觅也看不出什么名堂,相信牡丹长芳主也看不出来,嘴角已经微微上扬,露出一个不宜察觉的微笑……

  直到忍冬又开始修剪那株健康的花木枝杈,不知做了什么,反正记忆之境也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忍冬把肢解后保留下来花木的一部分接到健康花木上。

  一直到第八天,那些曾经快死掉的花木在健康花木上发出新芽,忍冬经过一番努力,将新芽又移植到适合那株快死的花木生存的土壤里。最后,第十天,原本一株草木,变成了七株草木,非常漂亮的赢了牡丹长芳主。

  第三场比的是司花,锦觅心想,估计应战的是司花仙子小山自己,而长芳主们此时明显已经心灰意冷,不用想,从她拒绝回来那一刻,结局已经注定了……

  第三场比试的时候润玉也来了,虽然她一直也没有回来,但众芳主们却已经狠下心来,并打定注意,一会儿暗中一起使力,一定要胜过小山。

  就在此时,老胡从魔界回来,并告诉长芳主们她不肯回来,而且还在魔界,在丹朱和彦佑的帮助下,成功嫁给了旭凤,并成为了魔后。

  记忆之境里众芳主骂声一片,在这一片骂声里传来润玉剧烈的咳嗽声,看的出来,润玉心神激荡不宁,咳了好一会儿,小山在一旁扶着他,灵力跟不要钱似的往润玉体内输入,润玉咳嗽的时候,花界众芳主全部安静了下来。

  润玉缓过劲后,喃喃自语,他声音很轻,整个花厅芳主们听到后,无不为之动容,润玉道:“很好,你们——比我狠!”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本来花界这边拖拖拉拉的,花仙子们一催再催,能比试司花能力的,迟迟不能到场,直到消息传来,润玉离去,小山掩盖不住的怒气:“如果再不入场,那就按认输处理!”

  或许海棠等芳主们,还想尽力一搏,毕竟润玉没有提及谁死一事,那她们只能当做赚了,要不然还能怎么样。

  “怎么能算我们输呢?毕竟这里也没谁见过您的能力不是?即使我们这边弃权,这一局也只能算是平局!”

  小山没有理会海棠等芳主的起哄,她只是望着润玉离开,直到连影子也看不到,她忽然转身,衣摆像花朵绽放一样,身上还散发出一层层涟漪,众芳主感到无尽的威压。

  这威严似乎掌握着她们的生死衰败,压的她们连呼吸都极为困难。

  小山张开双臂,众芳主明眼看到周遭变化,她们身边地面上,原本还是种子或者刚发芽,立刻扎根破土,不消片刻便长成株,结苞开花。

  原本已经在花界开花多年为败的花,要么直接凋零子落,入土重生;要么在小山身上散出的一波波涟漪时,直接化灵、开智、成精!

  看到此处,锦觅霎时间再次无言,此时她的心思和看到这一幕的长芳主们生出一样的想法:“即使梓芬再世,也不及小山十分之一!”

  举报/反馈

关于作者

adminqw17 administrator